汕尾日报数字报

2017年8月13星期日
国内统一刊号:CN44-0058

汕尾日报品清湖 独立笔触自由心 汕尾胜地 思念陆城的雨天 女人四十一枚果 峨嵋派发展 停滞的背后 古树

按日期检索

12 2012
3
4

汕尾日报

pdf阅读器
放大 缩小 默认

思念陆城的雨天

○夜行者

南方和北方的雨天,终究还是不同的。我虚活了三十多岁,北方却只是去过一遭。在京城那几天,雨没有见到,却是遇上了入冬的第一场雪,在大雪纷飞的京城大街拖着行李箱行走,心情大略与第一次见到大海的人,相去不远了。这也是我至今唯一一次见到雪,这事还是值得记下的。因此,北方的雨天,究竟怎样的特别,只能借用书上所说的“少雨”了,这大概可以忽略不计。陆城可算是标准的南方城市,城南离南海也就五公里,处在南海之滨,台风是常见的;至于雨,那更是寻常不过,零零散散算起来,一年下雨也有七八十天吧,这也是南方的特点了。

陆城的雨天与南方其它地方也是不同的,究竟有何异处,似也很难罗列出个一二三来。若真要举个例子,大概就是故乡与他乡的不同吧,外人看来,故乡与他乡并无不同之处,于你,却是多少有些异样了。

今年的台风也比往年来得早了,看着就往陆城这边登陆,临了却又绕走。头一天深夜,终于还是在大鹏湾登陆了。台风虽是不来陆城,但大雨却是连下了两天,停一阵又下,又停一阵,还是下,这样的雨,无端会让人烦起来。当然,若能在江边小屋,与一两位好友喝着清茶,谈着无边际的话,大概还是有意思的。知堂老人曾空想过这样的场景,如今,我也算是体味到了。

小时候,最怕的也就是雨天,雨伞是不常见的,披着塑料薄膜纸就冒雨上学。薄膜纸吧,破的、旧的、脏的都有,能遮住身子就行,到了学校身子也会湿上大半。稍长些,雨伞便也寻常了,上学方便了许多。那时,修伞补伞也成了一门手艺活。老家屋后的邻居,是一位半盲的老男人,那阵子,靠着这门手艺活,也过上了不用靠亲友接济的日子。

及至陆城读书,依然还是畏惧下雨的,撑着雨伞穿着拖鞋,走在泥泞沆洼的泥路边上,随时避让车辆溅起的泥水,这情形是颇不愉快的。特别是雨天的衣服,等上几天总也不能干,有时也只能穿着带湿气的衣服上学,衣服散发出来腐湿的味道,颇有泡在腐水的感觉,即便难受,也是无可奈何了。

骑车上班时,若非雨大到无法忍受,我多是一手撑伞一手骑车,明知是危险着,却还是不愿穿上雨衣,这与穿过湿衣服上学被吓怕了不无关系吧。前年年初,小偷剪断书房边上的铁栏门,撬开绿色大门的锁头,将我的电动车偷走了。我也只好顺便告别了骑车上班的生活,开起了不用撑伞和穿雨衣的车子,用新的车轮丈量起谋生的路。

自搬至一楼起,最怕的也是雨天。虽然门口上方有挡雨遮阳的塑料瓦板,但雨稍稍大起来,门外的雨水总难免溅进客厅里来,加之地面水气极浓,只要人走上几个来回,客厅里便留下了杂乱的脚印,使人十分气闷。倘若这雨在晚上下起来,再来几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白蚁,绕着电光管乱飞,想必心情也是下起了雨来。加之下雨时,书房的铁皮屋顶也总被雨点敲得噼哩啪啦响起来,即便这些落到书房屋顶的雨滴,比落在其他地方的多沾了点书香气,但一直都是噼哩啪啦的独奏曲,再耐磨的耳朵,也抵不住,使得心里下的雨更甚了。

若是久晴不雨的日子长了,我倒常常想起陆城雨天的好处来,街道公路包括路边上的花草树木,都需要一场大雨来清洗,因此心里倒也盼起雨来。至于穿城而过的东河,雨后更像是年轻了十几岁一般,这样的一幕,总也让人很容易怀念起年轻时的东河了。要提的是,即便是下了暴雨,陆城各处道路很少看到有积水的地方,这多少让人感到一丝自豪。

想想,陆城的雨天与其它地方的雨天,也没什么不同,下了雨的地方总是应该这样的,也许北方的陆城下了雨也大致如此吧。若真还能找出一点差异,我想,大概也是因人而异了。比如我一位朋友曾说:“陆城的雨天,最适合思念人了!”我是赞同的。倘若如此,那么陆城的雨天的确与其它地方有些不同了,毕竟陆城的雨天,会让人思念起一些人,还有一些往事。

陆城的雨天,到底还是与其它地方不同了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
在线订报
| 在线投稿 | 更多资讯关注汕尾日报官方网站善为网
主办单位:汕尾日报社 备案号: 粤ICP备13051037号-1